杨春生的个人主页

http://www4104uo.sakura.ne.jp/u.php?uid=433  [收藏] [复制]

杨春生离线

  • 0

    关注

  • 0

    粉丝

  • 1

    访客

  • 等级:新手上路
  • 总积分:1
  • 保密,0000-00-00

最后登录:2018-08-17

更多资料

日志

三十年的回忆

2017-10-18 12:48
3 0 年 的记忆

松原市侨联  杨春生

时光飞逝,有些记忆随着时间的推移,被岁月时光所遮蔽,消逝在记忆的长河里。但是,有些身影事情留在我的记忆里,留在我温馨的思念里,日久愈新。
1967年,我11岁时随父母亲从朝鲜平壤市大成山区归国。同年被国家安排到扶余华侨农场,1978年我到农场中学任中学语文教师。1985年暑假前期的一天,中学相校长找到我和另一位老师,告诉我说,吉林省侨办为了提高侨居在朝鲜华文师资教学水平,委托华侨农场中学,利用两个寒暑假对他们进行培训。我和另一位老师欣然接受了这个培训任务,就教学内容进行了分工,我教语法,基础写作等;另一位老师讲教材教法,古汉语等。
在见面会上,我惊奇发现我的启蒙老师——王文田老师也来参加培训班。尽管仲夏,天气炎热,但是,王老师穿着挺括,笔挺的象牙白西装,他高挑个儿,面颊白净,留着的分头,发丝一丝不乱,说话温文尔雅,不失儒雅风范。二十年过去了,他留在我儿时的记忆的形象似乎没有变。看来岁月的流逝不一定要有痕迹。我握着他的手激动说:“王老师认识我吧?你是我二十年前启蒙老师,你从小学年级一直教到我三年级。”他听完我话,蹙紧眉头思茫然看着我,他思忖了一会,倏地说:“是的,我教过你。”当年我那个班级有学生50多人,我想二十年过去了,学生能认出老师,老师不一定能认识学生。王老师说现在认识我,我想这只是他出于对我礼貌而已。我非常敬佩王老师记忆力,此时他竟然说出我名字,他接着对我说:“你在上二年级时,我把你叫到黑板前让你算算数,你没有算对,我照你屁股打了一教鞭呢,你忘了?”“是,是的,却有其事,”我连连点头称是,不禁下意识摸摸屁股笑着说:“现在我的屁股还痛呢。”
师生相见,前陈往事,有说不完的话,有谈不完事、、、、、
朝鲜平壤市第二中国人学校依偎在大成山脚下。去过平壤市的人都说:“不是平壤有个花园,而是公园里有个平壤。”我说:“大成山就是这‘公园’里的一个盆景,而学校呢?就是盆景里的一个美丽的点缀——它是花,是树、、、、、、”校园被绿的海洋,花的世界簇拥着,你抓一把空气是绿色的,吸一口空气是芬芳香甜的,被树荫遮蔽下的潺潺的小溪,带着淡淡松树香味,顺山而下,汇进莲绵河,连绵河绕校而过。70年代在中国风靡一时朝鲜电影《鲜花盛开的村庄》很多外景就是在大成山排摄的,学校咋不美呢?我和王老师都侵进在对母校回忆中、、、、、、
这13位老师都是全朝鲜中国人学校中骨干老师,尤其是陆奎江老师年近60岁了,满头银发,是平壤市中国人高级中学的得高望重语文教师,他曾教过我的姐姐哥哥,桃李满天下。      
我今天站在讲台上来给这些老师讲课,这不是班门弄斧吗?我不免心里忐忑不安。王老师一个劲鼓励我:“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这是自然规律,哪个老师不喜欢自己的学生在学识超过自己?——你大胆讲。”他说着脸上泛起了自豪和幸福红晕。是的,当年他教的学生,今天站在讲台上为其讲课,他哪能不自豪幸福呢?
两个学期的培训很快结束了,我们成了良师益友。现在想起来,是那么温馨,相宜呀!
屈指算来,30年过去了,我从30来岁的中年人,已经步入老年,这之后,我再也没有见过这些老师——哪怕是一位。老师现在都在哪里,现在还好吗?
分类:默认分类|回复:0|浏览:904|全站可见|转载
 

下一篇: 大城山,魂牵梦绕的大城山呀

上一篇:

Total 0.058668(s), Time now is:10-22 07:46, Gzip enabled
Powered by phpwind v8.5 Certificate Code ©2003-2011 phpwind.com Corporation